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华职业教育社
 
选择搜索栏目:
 
社情介绍 社章社徽
社史资料 组织机构
历届领导 领导题词
 
  孙春兰副总理在全国深化职业教育..
  李克强总理:高职院校今年大规模..
  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要准确把握..
  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发展道..
  2018世界中小企业大会在北京..
  陈宝生:职业教育要把“需”和“..
 
  中华职业教育社同心温暖工程项目..
  职教助力国家大事,人才支撑千年..
  温暖工程“去产能 再..
  中华职业教育社温暖工程专题工作..
  黑龙江省2002年全国温暖工程..
  2005年全国温暖工程先进集体..
  温暖工程介绍
  黑龙江中华职教社“温暖工程”公..
  省社在兰西县举行温暖工程义诊活..
  温暖工程就业助学计划陕西学员欢..
首页>>职业教育  
 
职业教育:“抢人大战”后人口“城市化”的基石
 

     2月26日,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,介绍我国各级学历教育2018年的发展情况。数据显示,全国高中招生人数连续8年下降,从2011年的1664.65万人下降至2018年的1352.12万人。重要的是,作为培养技术技能人才、为促进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锻造应用型人才的中等职业教育(中职),提供的劳动力明显减少。
     2013年起,全国中职毕业生连续下降,每两年跌破一个百万量级,2017年毕业生人数只有496.88万人,比2011年减少近200万人。
     目前,“抢人大战”进入后时代,延续30多年的户籍管制全面松绑,人口可以自由流动了。但问题是,人口“由乡入城”、小城市(镇)到大城市或都市圈,这只是相对容易的第一步。怎么在城市生存下来,并通过劳动技能契合城市产业需求,分享城市化红利,实现从生存到发展的跳跃,才是最关键的,其中不可忽视“产学研用”结合的职业教育。为应对增量人口红利消退、老龄化带来的社保压力,培育新“增长极”,抢占跟着人口走的各类要素自由流动带来的红利,各地“抢人大战”将继续上演。但是,根据国家人口普查数据,截至2016年,我国高中及以上学历人口不到30%。也就是,抢来抢去也就是这不到30%的人,去了这就去不了那。
     近期,国家发改委发布《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》,重点是促进城市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、公共服务共建共享、市场统一开放、产业分工协作和体系完善。这也预示着,都市圈导向的新“增长极”下,我国城乡二元隔离、户籍壁垒、要素自由流动藩篱,将统统被打破。目前,国家对城市外来人口“落户”,在土地指标、转移支付和区域规划上的政策支持力度很大。比如,国土部明确,2020年全面建立科学合理的人地挂钩机制,对进城落户人口,按人均100平方米标准安排新增建设用地。同时,近两年国家在夯实消费内需上的政策很多,实施措施也相继“落地”,考虑到落户人口的巨大内需潜力,“抢人才”最终变为“抢人口”。
     目前,类似于西安这样的省会城市,落户的学历门槛已降至中职中专了,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基本取消了落户限制。可以预见,未来除北京、上海等少数城市外,我国其他地方可以完全实现人口的自由流动。但是,流入目的地城市的劳动力,其整体匹配用人需求的程度尚待重新评估。未来,我国经济增长战略,将从过去的区域均衡为主,转向区域一体化下的协同战略,即以都市圈为载体,借助“集聚-辐射”效应,带动整个区域增长。比如,相对成熟的珠三角、长三角、京津冀等三个都市圈,以5%的国土面积集聚了23.3%的人口,创造了39.3%的GDP。
     再如,正在崛起的成渝、长江中游都市圈,以5.2%的国土面积集聚了15.5%的人口和15.6%的GDP。因此,近期国家特别强调大城市、中心城市、“强省会城市”的引领、带头和辐射作用,各地以“抢人大战”、行政区划调整(兼并周遭县市)提高城市首位度(GDP和人口在本省占比)。但“抢人口”也好,兼并周遭也好,公共服务均等化(如教育、医疗和社保支出),农业人口市民化,新增人口在二、三产业就业等,支出的成本巨大。若新增劳动力无法给城市增加值做贡献,不仅劳动力自身无法融入城市,实现从生存到发展的转变,地方政府也会面临债务压力。
     目前,我国经济已进入从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新阶段,传统以外需为导向的一般制造业,或者挣扎于产能过剩,或者生产线被迫外迁,剩下来的都在积极转型升级。因此,映射到劳动力需求上,就是对一般的类似流水线上的体力劳动者的需求明显减少,而各行各业对高素质的职业化产业工人、技术技能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紧迫,比如“中国制造2025”。根据近期国务院印发的《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》,在现代农业、先进制造业、现代服务业、战略性新兴产业等10多个行业,我国存在着明显的技能技术型人才短缺的现象。人社部调查显示,我国技能劳动者仅占就业人员的20%,高技能人才还不足6%。近年来,技能劳动者求人倍率一直在1.5以上,高级技工求人倍率甚至达到2以上的水平,供需矛盾十分突出。
     近年来,各地普遍出现的“技工荒”,其实就是产业升级(比如从一般制造业到先进制造业)与劳动力供给结构性断层、技能培训跟不上用工需求转变,从而造成“求职难”与“用工荒”并存的困境。
     另外,预计未来还有2亿左右的农业转移人口进城,农村剩下的还有5亿左右的农民。但是,这些农民并不是单纯地“种地”,而是掌握育种科技、农机设备、农业保险金融等知识的新型职业农民,他们也要有足够的职业技能才能胜任岗位。2015年以后,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首次超过50%(50.5%),2017年达到56.5%。相比第一和第二产业,在国家大力度培育消费内需、广大居民追求“美好生活”的当下,作为“软要素”的第三产业,相比实体制造业领域,其供给的质量并不高,甚至行业标准还未建立起来,阻滞了消费升级和扩大。
     未来,城镇化将继续推进,一般产业需求还有空间,但产业转型升级、第三产业快速崛起以及推进高端制造业的背景下,作为培养技术技能人才的中等职业教育,其需求的空间和潜力更大。
     但是,中等职业教育的劳动力供给规模却逐年下降。2月26日的新闻发布会,尽管并没有发布2018年中职毕业生人数,但这一年中职在校生人数同比下降,意味着毕业生人数也在下降。另外,由于生源下降或不符合办学要求,2010~2017年,我国中等职业学校在大规模撤并,由1.45万所减少至1.09万所,7年间减少了25%。未来,我国对职业教育的需求进入爆发期,只要贯彻“产学研用”和“产教融合”的导向,开展订单培养、校中厂、厂中校、现代学徒制等探索,职业教育的前景可期,而这也将是我国人口“城市化”的重要保障。(作者为深圳市房地产研究中心研究员)


来自:每日经济新闻

前一篇: 全国政协委员许玲:职业教育改革的关键在落实
后一篇: 想当职业院校教师?先在企业磨三年
版权所有黑龙江中华职业教育社 地址: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花园街204号
电话:0451-86340984 邮编:150007 信箱:86340984@163.com
网站备案:黑ICP备13002646号-1